自1872年起,提到參與英國的劍橋與牛津大學校隊對抗的學生,想到的一向都是在倫敦著名的Twickenham 體育場所進行的橄欖球比賽。現在對某些學生而言,或許可以棒球比賽來比擬了。

在牛津大學首度舉行的校隊對抗賽,牛津牛仔以8-1擊敗了劍橋大學棒球社會。劍橋面對MLB.com專欄作家Jim Callis的兒子、先發投手AJ Callis,第一局便首開得分紀錄。Jim Callis則驕傲的在推特上發出了這次賽事的消息。

AJ Callis, Oxford winning pitcher

AJ Callis on the mound (Karandip Singh)

劍橋的守備是很孱弱的:他們一共犯下八次失誤,牛津也因此在二局下半拿下兩分超前,接著在三局下半得到四分。牛仔們接著便一路領先,Callis一路三振對手十三名打者,取得勝投。

Thomas Carroll 是牛津牛仔的隊長,他也是美籍的臨床醫學的博士班學生,在Carroll的帶領下,第一局時,他在外野的美技讓劍橋可能的大局最終沒有產生。
透過電子郵件,他也說了牛仔隊可以說是一對相當國際化的球隊。
"在我們的選手中,五個人便有兩人是美國人,但是每年都還是會有所變化。"Thomas Carroll並且補充道:"同時我們還有不少選手來自英國與其他歐洲國家,加上來自日本、韓國、中國與新加坡的球員。"

Roman Rzycki 拿下了劍橋小熊的唯一一分。
做為地理系大三的學生,他在波蘭長大,但是在夏天探訪他在美國的祖父時,他愛上了棒球:"我們當時一同看棒球、打棒球。"Roman Rzycki在電子郵件中回憶過往。

Rzycki 在2017年重新建立了劍橋的棒球隊,並且成為副會長。現在他是劍橋棒球隊的會長。他喜愛回憶劍橋在2018年以14-10贏得校隊對抗賽的過往。
"今年我們的經驗是不足的,不過這仍是這一季我們最重大的舞台,我們也很興奮的迎接挑戰。我們的先發投手在八局中的表現很優異,只是運氣很不好,我們的守備是我們的弱點。" Rzycki說。

Roman Rzycki 相信在英國校隊棒球是有未來的:"是的,這可以從校隊對抗賽已經連續進行兩年了得以為證,我們期待明年我們將做為主辦球隊。劍橋棒球社會希望能在未來持續成長,我相信我替我們球隊立下了在未來持續前進的基礎。"

牛津牛仔與劍橋小熊至今已經持續運作了三年,他們兩隊都在英國大學棒球聯盟之中,不過牛津是在西南區,劍橋則在東南區。

牛津與劍橋同樣也在由英國的棒球管轄主體,英國棒協所核可的聯盟運作。最高層級是有六支球隊的國家聯盟,牛津國王s 則在有五支球隊的三A聯盟中。劍橋君主隊 則在具有三個分區、十八支球隊的二A聯盟。一A聯盟則有三個分區、十八支球隊。

這兩支球隊起源於九零年代晚期。
來自義大利的Rick Accastello在High Wycombe,Buckinghamshire執教。
"當時我在Olivetti當設計師。"Rick Accastello在電子郵件中回憶到。"我接受了一個RankXerox的工作並且搬到英國High Wycombe,與同事結了婚並且成為英國。"
Accastello這麼形容他自己"英國校隊棒球的叔叔",早先已經在義大利的Piemonte區域創建了一支棒球隊:Jacks Torino。
"到了英國,我也參與了板球與橄欖球。"Accastello。"當時沒太多棒球可打,但是當球隊在我的社區成軍時,我再也忍不住,就加入了他們。"

這支球隊名為藍鳥隊。其中一位來自加拿大的Santo Bains,創立了牛津大學棒球隊。
Bains 邀請了Accastello與藍鳥隊來到牛津,"一開始我們可以說是死對頭。"Accastello回憶道;"接著我加入了Santo的球隊,國王隊。我當他們的三壘指導教練,但是我也會在一些比賽當裁判。"

牛津國王在劍橋進行了兩場比賽,當時還稱為騎士隊。1999年國王以11-8獲勝、2000年再以6-4取得勝利。
兩支球隊接著都進入了英國棒協聯盟的比賽,校隊棒球便因此暫停。

Oxford beat Cambridge in the Varsity Match

Some hustle during the Varsity Match (Karandip Sin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