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2020 - 01/03/2020

#U18SoftballMWC  

Hosted by: NZL
U-18 Men's Softball World Cup 2020 - Official Payoff
Q and A:教練們回憶U-18世界盃經驗
25/02/2020 1 分鐘閱讀時間

Q and A:教練們回憶U-18世界盃經驗

我們與U-18男壘世界盃教練們對談,討論他們在青年壘球世界盃的經驗。

對於某些U-18男壘世界盃的教練而言,他們的壘球旅途像是一個圓。

我們與曾參與青年世界盃層級比賽的教練對談,了解他們對與現今比賽的想法,以及他們代表他們國家的經驗。

Adam Rindfleish (AUS) – 1997金牌加拿大St. John’s, Newfoundland

我說你上一次的青年國家隊經驗?

1997 我在加拿大Newfoundland代表澳洲國家隊,這是澳洲在青年世界盃四連霸開始的第一屆。

這是我首度參加國際壘球比賽,這真的充滿驚喜。在我們拿到金牌後看到我的家人在看台上是我永難忘懷的。

那次比賽我最喜愛的回憶是我弟弟在我們贏得金牌戰後演唱我們國歌時揮舞著澳洲國旗。

自從你效力青年國家隊後壘球有了那些改變?

確定的是有著很多改變。

球場的準備、場館,甚至是器材都從我在這次錦標賽後出賽有所改變。

現在男子的比賽絕對更專注在"小球"上面。女子的比賽一直都有很多觸擊與打帶跑戰術,但是在男子比賽現在這是越來越受歡迎了。

誰是你曾經隊友或對戰過最棒的選手?

1997年紐西蘭的Nathan Nukunuku,他做了很多很驚人的事。1997年的比賽,他穿著高筒紅靴那讓人印象深刻。

他接著成為他們國家成人隊的隊長,一直到去年才結束國際賽生涯。

甚麼激發了你來教球?

我一輩子,從我還非常小的時候開始,我就有著非常棒的教練,沒有比傳承他們給我的經驗給下個世代更讓我喜愛的了。

能引導選手們,而他們能用我們的指引得以成功是很特別的感覺。

Diego Salguero (ARG) – 1993 紐西蘭奧克蘭青年世界盃

我說你上一次的青年國家隊經驗?

1993在紐西蘭奧克蘭。

這是我第一次離開阿根廷,這真的非常有趣。甚麼都很新奇,新的體驗,不同的語言。在阿根廷學校會教英文,但是這跟去英語系國家是不同的!

這是一趟驚奇的旅程,就像現在對這些孩子們一樣。

自從你效力青年國家隊後壘球有了那些改變?

科技有了極大的改變。

開始有了轉播、即時賽況與社群媒體,每個人在家都可以隨時知道我們的情況。

情蒐成為了比賽的一部分,這在我選手時代是沒有的。現在你沒有做任何情蒐是難以贏球的。

誰是你曾經隊友或對戰過最棒的選手?

我以前喜歡對戰加拿大的 Darren Zack ,喜歡紐西蘭的Pete Meredith這位隊友。從 Pete身上學到很多。

在阿根廷我們現在有很多很棒的選手,像是我們國家隊隊長Bruno Motroni。Bruno 是全能的– 他能打、當捕手,他有著了不起的能力帶領球隊贏球。

甚麼激發了你來教球?

你喜愛看到運動員的成長,能成為他們進步的一部分是份光榮。我愛這項運動,我是在球場認識我老婆的,這對我意義很大。

Thomas Makea (NZ) – 1993 紐西蘭奧克蘭青年世界盃

我說你上一次的青年國家隊經驗?

1993的世界盃我是投手跟一壘手。當年我十八歲,在那個年紀這很了不起。當年對我這是最大的比賽,親友能到場超棒的。

自從你效力青年國家隊後壘球有了那些改變?

這項運動絕對變得節奏更快了。核心角色還一樣,但是比賽變快了。現在一般來說跑壘跟賽況變得更積極。

誰是你曾經隊友或對戰過最棒的選手?

絕對是我的兩位助理教練Jarrad Martin 跟 Bevan Matene。

在俱樂部跟國家隊他們都是最棒的隊友,Jarrad 過去是一位很棒的打者跟一壘手,Bevan 是一位傑出的捕手。

我們一起比賽很久了。

甚麼激發了你來教球?

現在的年輕人。

回顧我們曾參與的年代是很棒的,這是我們的第四次,看到曾教過的傢伙現在都進入成人隊真的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