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東京奧運金牌戰主審紀華文在中華職棒達到兩千場執法里程碑

2020東京奧運金牌戰主審紀華文在中華職棒達到兩千場執法里程碑
18/07/2022
"能成為奧運錦標賽的一部分是極大的榮耀。2020東京奧運金牌戰絕對是我人生中最難以忘懷的回憶。"

自從二十四年前他在嘉義縣立球場台灣大聯盟的第一場比賽首次站在左外野邊線執法之後,紀華文在2020東京奧運橫濱球場棒球金牌戰開打前與侍武士日本總教練稻葉篤紀與美國隊索西亞(Mike Scioscia)握手。紀華文是這場金牌戰的主審裁判,對好、壞球做出判決。

"就是這了,讓我們完成它,讓我們有一場好比賽。"紀華文在他準備喊出 Play Ball! ,並且成為第一位來自中華職棒大聯盟的裁判在奧運棒球決賽執法的裁判時這麼告訴她自己。

這是一段漫長且曲折的道路引領者來自港都的紀華文從兩度在報關行的工作,來到全世界的球場。"我長大時基隆是個棒球沙漠,很自然的,我們沒有太多機會能打球。但是我想成為這個活動的一份子,我想成為一位裁判能讓我進入這個活動當中。"

成為這個活動一份子的渴望從未消退。中華職棒在1995宣布徵聘裁判,紀華文很快地辭退了在報關行的工作,成為十二位儲備裁判之一。
"在培訓期時(幾個月),我是僅有從未缺課的兩個人之一。"

1996年,台灣大聯盟成立,在培訓期間以及在獲指派到業餘比賽執法表現傑出的紀華文成為這個新聯盟最頂尖的裁判。紀華文在九月份加入台灣大聯盟,接著這個聯盟在1997年初將它們的整個裁判陣容送往Joe Brinkman裁判學校訓練。

"這個經驗讓我大開眼界。"紀華文說。

1997年台灣大聯盟開幕戰,紀華文是左線審,前中華職棒裁判席伯多則是主審。

在台灣大聯盟747場比賽執法、145場做為主審之後,中華職棒與台灣大聯盟合併,紀華文回到了這一切的起點:"我回到我家鄉的報關行工作了一年,然後才回到棒球。"

國際棒球

紀華文首次國際賽任務是2014年在台中的WBSC U-21世界盃棒球賽,紀華文與蘇建文是僅有來自中華職棒的兩位裁判。

"我清楚地記得那是Larry Young向WBSC建議讓我們在這次錦標賽執法。"紀華文說。

前大聯盟裁判Young在這次錦標賽分享了他的知識。

"能與傳奇共事真的是項榮耀。"

WBSC選出了紀華文與蘇建文(上圖)在2015年的首屆十二強棒球錦標賽執法。它們成為僅有兩位來自中華台北的裁判在十二強準決賽與決賽執法。2015年十二強韓國對上美國的決賽,紀華文便是主審裁判。
"我要感謝那次錦標賽的裁判長Gustavo Rodriguez認可我的判決並且信任我。"

"能在WBSC U-21世界盃棒球賽、十二強錦標賽以及世界棒球經典賽執法是很棒的經驗。我能同時向世界展現我們的判決水準,並且享受比賽。"

"那通來問我能否在奧運效力的電話絕對是意料之外,但是這是我裁判生涯最驕傲的時刻。"紀華文補充。

當他收到來自奧運的任務,整個紀家這一整年就開始生活在一個非常小心謹慎的生活方式當中。

"我們都減少了不必要的活動,我們開始監督我們的健康狀況。每個人都進他們所能,他們都希望能在奧運看到我。"

"2021年,我們每天都要透過系統向奧林匹克當局回報我們的健康狀況。"

在經歷延後之後,奧運終於順利舉行。

"在成田機場通過健康檢測之後,專車載著我前往福島準備日本與多明尼加的開幕戰,那場我是壘審。"

"那是我生涯最驕傲的時刻,這也是我在裁判這個工作上堅持的成果。"紀華文說。

在開幕戰站上福島 Azuma球場之前,紀華文告訴他自己,"在這幾年的準備與等待之後我們來到這兒了,把事情做對、完成他,沒有失誤的空間。"

在開幕戰之後,紀華文到橫濱與這次錦標賽的其他裁判會合。"除了比賽的責任之外,我也學到了享受比賽。攻守交換時,我會有些時刻能看著球場、選手、球僮,還有工作人員,了解到每個人都付出了許多,感謝能有機會來到這兒。"

自奧運開幕戰十天之後,紀華文再次回到本壘後面,這次準備在他生涯最重要的一場比賽執法–奧運金牌站。在日本擊敗美國贏得金牌之後,做為一個裁判,紀華文看了球場一眼,一如往常,在比賽結束後很快地離開球場。

"能成為奧運錦標賽的一部分是極大的榮耀。2020東京奧運金牌戰絕對是我人生中最難以忘懷的回憶。"

2022年五月6日,紀華文在新莊球場樂天桃猿與富邦悍將的比賽擔任三壘審,他成為中華職棒第六位達成兩千場執法的裁判。

"這只是一個過程(達成兩千場里程碑),我相信在我們之後的裁判們也會有機會達成。"

"我非常感激Larry、Gus,還有其他前輩的幫助、認可,還有信任,所以我現在才能來到此。"紀華文最後說。